•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新聞資訊

    貴陽地方債劇增 樓市麵臨崩盤命運將暴跌四成

    發表於2013-08-28 16:51:34 | 查看:428次

    中國迅速攀升的地方政府債務一直以來都是市場關注的焦點。審計署於本月開始對地方債進行審計,很大程度上是擔心地方債一旦失控,可能會影響到經濟增長,甚至造成金融動蕩。

      但在貴陽市,迅速攀升的地方債和不斷增加的償債壓力,可能已經開始對當地經濟發展形成了壓力。

      停工的高速路

      貴陽市位於中國西南部,是貴州省的首都。據《金融時報》報道稱,由於資金不足,建築工人工資長期被拖欠,一條尚未完工的高速公路被迫停工。該條高速公路的起點位於貴陽市中心,至今已停工一年多。

      被拖欠工資的建築工人發起了“罷工”,一位建築工人透露,“激情都市用卡車堵住高速公路,直到他們把該付的工資付了”。

      建築工人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該條公路從貴陽市烏當區偏坡鄉穿過,由於修路破壞了水管,當地居民從去年開始就失去了生活用水,隻能從遠處的山上取水。另外,由於政府停止給環衛工人發放薪水,街頭的垃圾無人清理,堆積如山。

      該條高速公路是由貴陽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負責修建的。貴陽城投集團是當地最大的政府融資平台,當地至少還有4個這樣的政府融資平台,均是在2008年以後發起建立的。

      報道稱,如果不考慮政府融資平台,貴陽市政府債務約占當地GDP的17%;但如果算上政府融資平台,這一比例則達到了58%。類似於貴陽城投集團這樣的融資平台所產生的債務,貴陽政府附有擔保責任和償還義務。

      搜狐財經查詢後發現,2012年,貴陽市GDP達到了1700.30億元,全年完成財政總收入488.02億元。按照占GDP58%的地方債總額計算,該市地方債務總計達986.17億元,是當年財政收入的兩倍多。

      攀升的平台債

      貴陽城投集團2012年年度報告顯示,該公司2012年底總負債達323.2億元,比2011年底的279.1億增加了44.1億,增幅達13.64%。

      盡管由於政府注入了大量的權益性土地資產,貴陽城投集團的總資產在同一時期從382.8億猛增65.88%,達到635.0億,並使其資產負債率從72.91%下降到了50.90%,但這並沒有改善該公司的財務狀況。

      該公司現金流量表顯示,2012年度,該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下降了0.32億,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則下降了40.98億。該公司最終通過籌資活動產生的55.33億的淨現金流入,才在當年實現了正的現金流。

      2012年,貴陽城投集團通過籌資活動取得了93.43億的現金流入,其中有50.74億元的借款,比上一年度的5.81億增加了近8倍。

      貴陽城投集團的很大一部分資產是土地,其大部分收入也依靠當地的稅收和土地出讓收入,但貴陽市逐漸降溫的房地產市場,則將使其償債能力日趨惡化。大公國際分析稱,2012年以來,“公司業務現金獲取能力較低,經營性淨現金流表現為淨流出,對債務的保障能力持續下降”。

      由於擔心貴陽城投集團無法按時償還利息,據《金融時報》報道稱,國開行2012年一度拒絕向其發放新的貸款,直到該公司提供了足夠的土地抵押。但貸款額還是從之前的20億元削減到了10億。

      但對於貴陽城投集團來說,10億元仍然不足以完成上述的高速公路項目的建設。

      盡管如此,這並不是眼下最值得貴陽城投集團擔心的事情。該公司2012年度報告顯示,該公司2013年度麵臨著81.3億元的流動負債償債壓力,比一年前增加了近一倍。在2013年第一季度後,這一數據增加到了82.7億元,其中包括12.2億的短期借款、43.4億的應付賬款和21億的一年內到期的長期非流動負債。

      崩盤的房地產?

      政府融資平台的償債能力主要依靠當地的稅收和土地出讓收入。但對於貴陽城投集團來說,貴陽市的土地出讓收入很可能已經到了最高點。

      貴陽市因其超級樓盤,曾引起全國輿論關注。據報道,貴陽市共有4個建築麵積超過千萬平方米的超級樓盤項目,其中包括總建築麵積達1830萬平方米的花果園項目,總建築麵積達2000萬平方米的“中鐵·龍裏生態城”項目,總建築麵積達1400萬平方米的“中天·假日方舟”項目和總建築麵積達1600萬平方米的“大川·白金城”項目。

      中國企業資本聯盟主席杜猛評論稱,“貴陽官方網站上已批的在建工程10000萬多平方米,三口或四口之家可住500萬人,而貴陽目前(城鎮人口)僅340萬人,這是地道的鬼城”。

      著名財經評論人吳其倫則更加直接了當,“貴陽樓市會麵臨崩盤的命運,會出現大幅度下跌,跌幅最大可達30%至40%左右”。

      無論如何,貴陽市都將麵臨著極大的償債壓力,但一旦樓市崩盤,土地出讓收入銳減,土地擔保價值劇降,則將直接促使當地地方債違約,並給當地經濟造成更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