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新聞資訊

    房產稅試點兩年收了10億元 難以打壓高房價

    發表於2013-10-09 11:29:22 | 查看:630次

         日前,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報告時,雙雙提到“擴大個人住房房產稅改革試點範圍”。從以上兩個關鍵經濟部門一把手的表態中,不少業內人士由此推斷,房產稅試點今年下半年將擴圍,而且10月底到11月初出台可能性會非常大。

      據統計,在過去的十個月當中,這已經是第八次提及擴大房產稅改革試點了。近期各地房價又出現高企,而房產稅又被一些百姓視為高房價“殺手鐧”,政策出台可以說是呼之欲出。

      在北京市經濟法學會城市建設與房地產專業委員會和《中國不動產》聯合舉辦的“長效機製下的房產稅征收模式研討會”上,就房產稅的有關爭議以及背後的問題,業內專家進行了各自的分析和闡述。

        房產稅征不征 專家依然有分歧

      對於現下是否是房產稅開征的最好時機,各位業內專家觀點不一,主要還是圍繞征稅的目的而展開激辯。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符啟林認為,房地產行業在中國剛起步不太久,在這個領域稅收已有不少,現在征稅太早或者太重了。特別是房地產行業搞一個項目有幾十項的費用,包括老百姓買房子有保險費等等許多費用,交的稅費比較高。房產稅怎麽設計得更好一點,不能說房價高了就得征稅。

      “現在比如說稅收這一方麵有很多的漏洞沒有辦法做,房屋出租的稅能收上來多少錢?我覺得收不上來。因為中國老百姓沒有繳稅的習慣。”他表示。

      持相同觀點的還有北京首開仁信置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捷,他認為房地產根的問題不在稅,根在土地,土地的製度不改其他的政策都沒用。“房地產的問題根本解決不了,房產稅也起不了作用,頂多再增加點政府的收入而已,所以我反對征房產稅。”他說。

      龍灣地產總裁趙峰補充說道,除了土地問題有待解決,在全世界都在減稅的情況下中國又在開增新稅,現在還沒有條件實現全麵征收,畢竟成本太高。

      中國財稅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朱大旗則表示,他一直主張征收房產稅,因房產稅曆來就是一個國家的政府取得財政收入的很重要的手段。他強調,未來全國普遍地開征房產稅,首先要完善地方稅收體係,組織地方的財政收入,房產稅作為地方財政的重要來源;另外房產稅法一定要考慮調節財富的分配,調節房產資源的占有。

      中房董事長沈東進表示:“全世界都這麽做,為什麽中國不做呢?房產稅還是要征的。因為從長期上看,它對調整稅收結構,從長期上來看來限製投機行為還是有一定的作用。”

      國土資源部法律事務中心處長蔡衛華亦讚同征收房產稅,但前提是應當以不增加老百姓的負擔為原則,應當由合理的免征額。

        多數專家認為房產稅打壓不了房價

      市場普遍有這樣一種聲音,如果現行的樓市政策並不能對高房價起到調控作用的話,就隻能期待房產稅這個“核武器”了。然而,事實的確如此嗎?大多數專家則對這個觀點是持否定態度的。

      中國財稅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朱大旗認為,通過房產稅的開征可以附帶地起到對房地產市場的調整問題。他表示,如果增加了持有房間的成本,很多套房子征收這個房屋的稅,稅都負擔不起,房屋持有者會不把房子賣掉嗎?這樣對價格下降發揮一些作用。

      “征收房產稅對房價的影響,也許會在剛出台實施的開始一兩年起一些作用,時間長了以後就不會起什麽樣的作用。”北京大學房地產法研究中心中方主任樓建波則認為,增加了持有的成本,客觀上來說一定會對持有房產產生一種負鼓勵的效應,但對於這種效應不能太樂觀。

      首都經貿大學土地資源與房地產管理係係主任趙秀池的觀點是不僅不利於調房價,反而會把房價推上去。在她看來,因為房價的決定還是供求關係,現在的房價為什麽漲?尤其是大城市,房價控都控不住。實際上還是供不應求,尤其是城市人口不斷增加,它的住房需求不斷增加。

      作為房地產從業者的角度,沈東進認為用推出征收房產稅來抑製房價是錯誤的概念。調節分配這個功能是有的,房子越大收得越多,然後把這些稅用於公共設施建設來造福於低收入者,這個作用是有的。

      而中國企業資本聯盟主席杜猛將矛頭指向了土地問題。“解決不了地方財政問題怎麽解決地方土地政策改革,解決不了土地政策的改革,如何推動房價隻漲不跌的局麵,因為地價一定是隻增不減。”

      北京市地稅局副局長王金華表示截止到目前國際上沒有用房地產財產稅抑製房價上漲的成功經驗。“期待通過這個稅對於房地產調控能夠起到抑製房價上漲,甚至還要起到限購政策,這種觀點最能反映當下的社會情緒。但實際並非如此。”

      她舉例稱,像上海、重慶這兩個房產稅試點城市的房價並沒有出現令人期待的、明顯的下降趨勢,所以說,房產稅改革試點對房價的調控效果不顯著。

        上海重慶兩年多才收了10億元

      2011年1月28日,上海和重慶市實施了對於個人住房進行房產稅的試點,試點出台的時間和國家實施和史上最為嚴厲的房地產調控措施僅相差一天。如今收效幾何,在很多專家看來,不論是房價調控或是財政收入貢獻都不盡如人意,或許這也是目前房產稅擴圍遲遲沒有進展的原因。

      沈東進稱,從上海和重慶試點的效果來看,不能說一點作用都沒有,但作用並不大。這幾年激情都市在這兩個地方都有項目,收的錢不多,重慶一個多億,上海還不到十億。上海的地方財政收入一年3400多億,他占的比重非常少,上海僅僅0.6%。從兩個城市的房價走勢來看,有沒有推出房產稅其實看不出差別,該漲還漲,該跌還是跌。

      趙峰指出,為什麽湖南、湖北這次擴容的時候他們猶豫?已經證明在上海、重慶這兩個試點並不成功。上海是針對增量,重慶針對豪宅,以後的思路是不是按這兩方麵推?

      王金華則透露,上海和重慶這兩個試點由於房產稅收入規模很小,占整個地方財政收入的比重更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所以說房產稅在籌集收入的職能作用上,發揮得微乎其微,更難以成為地方的主體稅種和主要的財力。

      據了解,目前寄希望於以房產稅為代表的財產稅取代土地財政的呼聲日高,但房產稅與土地出讓金沒有直接聯係,前者的對象是業主房屋價值,後者取決於市場對建設用地的需求。實際上,在目前供需嚴重不匹配、房屋需求剛性特點鮮明的情況下,這種影響的範圍極為有限。